©诗酒趁华年 | Powered by LOFTER

【Mystrade】It is what it is - Episode II


Episode II


伦敦的夜色总是温柔而浓重。


万家灯火、家庭尽欢的时刻,而对于警察这个职业二十四小时却几乎没有区别,凶案现场永远是第一要务。


Brixton的这桩案子刚刚完结,托Sherlock的福,几乎是一夜之间击毙了那个心理有严重问题的连环凶手。Lestrade松了一口气,沉重的心情却轻松不了多少,这样下去他快觉得自己和全苏格兰场的手下都成了白痴了,遇到的案子总是让人毫无头绪,接通Sherlock的电话几乎成了本能。尽管那家伙是个咨询侦探,结案后并不需要将他的名字写入交给上级的报告,但这还是让他心里不大舒服,并且这股不舒服的感觉主要来源于手下们,每天在一起工作的Sally Donovan和Anderson警官就是两个反对将Sherlock牵扯进案子里的主力。他们让自己也开始理不清楚找Sherlock协助破案的行为到底是合乎情理还是已经产生依赖心理了。


烦躁地长长吐出一口气,似乎可以将胸中的烦闷都吐出来似的。这时正好又开来一辆车,是Brixton警署的人,Lestrade努力扯起笑容,跟那帮同样辛苦奋战的同事们打招呼,趁着刚破案心情好还顺便开了几个玩笑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刚和自己那高功能反社会人格的弟弟斗完嘴,疲惫地叹出一口气的Mycroft准备回办公室,熬夜处理完即将要开始的韩国大选相关事宜。手搭在车门把手上时下意识往对面看了一眼,视线瞬间无法移开。


对面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,不知道是什么职务,不过显然是刚忙完案子,脸上的疲惫掩饰完美但却无法逃过来自Mycroft这个陌生人锐利的旁观视角。他胳膊交叉在胸前,对来往的人笑容温和。


他的眼睛非常美,Mycroft想,像鸽子一样温顺。


Lestrade感觉到了隔着一辆车的注视,看见对面的Mycroft直直地打量着他,他愣了一下,搜索着记忆,似乎没有见过这个人,于是礼貌地回以一笑。


这回换Mycroft愣住了,微微霜白的鬓角,温暖明亮的眼睛,挺直的鼻梁,笑起来更为明显的两道浅浅法令纹,黑色风衣里的白衬衫只解开了最上面一颗纽扣,再平凡不过的穿着,伦敦浓重的夜暮中他却似乎整个人都在发光。


Lestrade没有再注意他,匆匆走开处理事务去了。Mycroft站在车边,陷入沉思。


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回到办公室Mycroft就开始翻前两天的伦敦当地报纸,他猜想刚破获的Brixton这样的大案子一定会是头版头条。果不其然,在被害者的大幅照片下面找到了刚才那人的一张照片和小字介绍,Mycroft特意向人咨询了他是什么职务,原来是Head Detective of Scotland Yard。图上那人表情严肃,Mycroft却无声微笑起来,原来他板着脸时那两道浅浅的法令纹也会变得明显,不变的是那双黑白分明的明亮大眼。但毫无疑问,这是一张会让人有深刻印象的脸。


窗外的伦敦依然是夜色浓重时分的寒冷冬季,Mycroft却觉得屋内明亮温暖,充满让人安心的静谧,就好像和Lestrade短暂的见面给他的感觉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

 

“你得阻止这家伙,他弄得我们好像白痴一样。”Lestrade夹着文件从会议室出来,身后还跟着喋喋不休的Sally Donovan女警官。


“如果你能告诉我他是怎么做到的,我立刻就去。”Lestrade不无疲倦地回了她一句,并不想回头看她脸上显而易见的不满表情。拐弯走进公共休息厅想磨杯浓咖啡提提神,咖啡机前却已经站着一个背对着他的人。


那人闻声转过身来,却像是早已在那里等待他一样,脸上绽出笑容。苏格兰场的公共休息厅位置朝北终年晒不到阳光,现在又是傍晚,光线略微偏暗,那人的眼睛被笼罩在百叶窗的阴影里。Lestrade一开始没认出他是谁,但视线一触及他右手里那把长柄细黑伞,相关记忆就被勾起。是昨晚在Brixton看见的那个人。


“要来杯咖啡吗?”他似乎很是自来熟,保持着微笑递给Lestrade一杯咖啡。刚接到手里Lestrade就灵敏地嗅出这绝不是苏格兰场里公用的咖啡豆磨出来的,而是南美牙买加出产的优质蓝山,匀了些香甜的优质植脂奶。感谢基督,不同于一般英国人的嗜茶,他是个咖啡和牛奶的信徒。更加甜蜜的享受,他这么称呼它。


“我猜你也是个嗜甜分子。”笑意里有着小小的明了和愉快的赞同。看到Lestrade抬起头温和一笑,他仿佛想起了什么,“噢,真失礼,还没自我介绍呢。”


伸出一只手,脸上盈满笑意,“Mycroft Holmes。”



评论
热度(5)
  1. A little faith诗酒趁华年 转载了此文字

Caring is not an advantage.